广州遇13级阵风 吹倒近4000棵树掀翻体育馆屋顶

原标题:长洲岛4000棵树被吹倒 大学城广外体育馆遭掀顶

大学城的广外体育馆屋顶铁皮被大风掀翻,落在附近草地上。
昨日,玻璃围栏被刮走的阳台已拉起警戒线。业主供图

13级阵风威力有多大?狂风扫过,近4000棵树被吹倒,体育馆屋顶被掀翻!昨日凌晨5时3 0分许,大风突袭长洲地区,这个位于广州东侧原本以安宁和美丽著名的岛屿因为大风,如今一片狼藉。据广州气象监测网统计,昨日4:30至6:30,全市共51个测站录到9级以上阵风,其中黄埔区长洲街5时40分录得最大阵风3 9 。9米/秒(13级),此次强对流与2011年“4·17强对流”强度相似,“4·17强对流”最大阵风45 。5米/秒(14级)。

长洲街道两边面目全非

昨日10时许,南都记者来到长洲,沿金洲北路路进入长洲时,道路两边一片断壁残垣。折枝、断木,在长洲街头随处可见,不少参天大树被连根拔起,有的树木则是成片倒下,甚至倾倒在街面的档口和学校内。街上不少市民和环卫工人正在清扫树叶、树枝,同时还有工人将路上已倒伏的树木锯断,向外部转移。

“简直像龙卷风。”长洲街的环卫工人李叔回忆起大风来袭一刻,至今心有余悸。他说,5时30分大风突然吹来,街上的人“站都站不住,都在使劲跑,找地方躲起来。”躲风途中,李叔的扫把也被吹走。13分钟后,李叔从躲风的亭子里出来时,街面上已满是狼藉。昨日上午,街道全体环卫工人集体出动,对街上的倒树、坏树以及损坏的路政标识进行清理。

长洲岛上一位村民感叹这番景象:“台风每年都有,这样的景象几十年没见过。”记者环绕长洲岛,发现情况最严重地区为江边区域,整条馆南路边上的树木,几乎“无一幸免”,全部被吹倒在地。长洲岛上的百达综合市场也因大风受到影响,整个市场上方的铁皮顶棚被全部吹掉,上千平方米雨棚几乎支离破碎。

事发后,广州市气象局派出调查分队前往长洲岛地区进行调查。岛上共出动人员约1000人(其中驻岛部队700人)对受损区域进行道路修整、移出倒伏树木等。长洲街道经初步统计,整个长洲地区房屋受损123间,绿化树受损900棵,田间果树受损3000棵,汽车受损25辆,农田受损约1150亩。未发现有人员死亡或重伤,轻伤11人(其中两人骨折住院)。

教学楼窗户玻璃被吹碎

同样受伤的还有大学城。昨日12时,记者来到番禺区大学城,大学城外环路两旁不少树木被大风吹得东倒西歪。整个小谷围外侧受灾情况严重。每隔十几米就能看到大树或“拦腰折断”或“连根拔起”,而在外环东路一处高约2米的围蔽施工板被风完全刮倒,前后近百米长,场面令人心惊。

不少高校也难逃劫难,网络图片显示,各高校校园内发现多起树木被连根拔起的景象,有教学楼的玻璃被吹碎。被学生戏称“逢暴雨必水浸”的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大学城校区此役“伤得最重”,不仅宿舍区多株大树受伤、校道帐篷被吹得“四脚朝天”,靠近岛外的教学区更是一片狼藉。

最为严重的是广外大学城体育馆的屋顶被大风掀开。昨日中午记者到达现场,体育馆外巨型碎片散落地面,几名工作人员正合力搬开清理。远远望去,体育馆上方原本科技感十足的顶棚如今被吹得铁皮断裂,缓冲垫露出。网络图片显示,从内向外看,体育馆上方出现一个近百方的“大洞”。此外,广外的篮球场、游泳池外的围栏,中大教学楼的玻璃,华师宿舍南区的树木也全都“随风飘荡”。

广外校长仲伟合、副校长何传添率相关部门负责人紧急巡查,并召开救灾抢险会议部署相关抢险救灾工作,并商量救灾措施及改善对策。

据悉,此次雷雨大风袭击起点大体位于中大与广外运动场地带,并往东北方向移动。学校游泳场、体育场、体育馆、图书馆及教学楼等是遭袭的重灾区,教学设施受到严重损坏。

链接

地点:海珠区光大花园

阳台玻璃围栏刮走吓坏业主

昨日凌晨,住在广州海珠区光大花园的林小姐(化名)亲眼看着自己阳台的玻璃围栏被整块刮掉!所幸,林小姐家楼下为停车场进出的小道,林小姐也称物管称暂未收到有关投诉。

林小姐居住在光大花园一栋居民楼16楼一单位,房间朝向为坐东南向西北。昨日凌晨5时左右风雨大作,林小姐和老公被吵醒,便爬起来收衣服。还没走到阳台,林小姐就感受到“迎面风很大,几乎走不出去”。林小姐家的阳台围栏为铁框架嵌玻璃的结构,当时天还没全亮,她看见阳台的一根围栏横杆摇摇晃晃,以为是晾衣杆掉下来了,后来才发现是阳台围栏横杆在晃。接着,围栏的部分栏杆连着整块玻璃被大风刮走,却“没什么声响”。

林小姐称,阳台对着的楼下为小区停车场进出的小道,只有车会出入。她从物管处得知,截至昨晚也暂未收到相关投诉。林小姐在楼下看到一些玻璃碎片,但没看到铁栏杆,“应该是被清理走了”。

事后,林小姐的阳台已围起了警戒线。昨日一整天,林小姐都在家处理此事,“找了物管,物管联系一个第三方公司来维修”。林小姐目前暂不清楚阳台围栏被刮走是否能获赔偿、由谁来赔偿。

此前,南都记者咨询广东博浩律师事务所律师赵绍华得到答复,灾害中业主的房屋受损,楼盘的开发商、物管公司无需承担赔偿、维修责任,“除非业主能证明建筑物的设计存在瑕疵,或施工采用的玻璃不符合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导致达不到所需抵抗的风力。”

(线索提供:佚名100元)

统筹:南都记者 李春花

采写:南都记者 徐勉 尹来 李春花 陈杰生 实习生 徐伟龙

摄影(署名除外):南都记者 黎湛均


谁是“香港人”,谁说了算?

似乎一时间,真香港人来了,新香港人来了,纯香港人来了。凡事都要分辨、甄别、站队,不支持“普选”、“占中”、激进抗争、热血组党的就不是地道的香港人。


选房子或爱情比诗与远方现实

经常听到有人抱怨房价高,谈到房价的时候,过去有些人会提到一个问题:在中国,是不是丈母娘把房价抬高了?


计划思维的足球愿景靠谱吗?

如果社会问题已经堆积如山,财政经费并不宽裕,再去制定宏伟足球愿景,并且是国家行为的足球愿景,其风险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中国经济的底部究竟在哪里?

从历史上看,无论是日本、韩国,还是以前快速增长的经济体,从高速增长到完成模式转换,经济增速起码都要腰斩。如果非要给中国经济增速定一个中期的底部,这个底部将在5%左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