濮存昕:剧院建设不应单纯追求建筑美

原标题:濮存昕 剧院建设不应单纯追求建筑美

全国政协委员濮存昕。新京报资料图片/秦斌 摄

近年来,兴建大剧院的热潮正从省会等城市向二、三线城市蔓延,许多中小城市也把大剧院列入建设规划。其中,不少剧院体量庞大、装修豪华,成本不菲。

日前,全国政协委员濮存昕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像上海大剧院这种规模的剧院,目前在全国有40多个,但其中一些已建成的大剧院基本处于闲置状态。另一方面,剧院在一味追求“大”的情况下,也使得观众的观赏感以及演员表演力传达都受到了影响。濮存昕认为,剧院建设不要只追求建筑美感,专业剧团、艺术家、观众说好才行,“剧院建设应该是专业、实用、现代化这么一个顺序。”

[谈剧院建设]

剧场不用太豪华但要让它门庭若市

新京报:对于目前兴建的剧院过大、过多问题,你了解到的情况是怎样的?

濮存昕:国家大剧院、上海大剧院这种规模的剧院,据我所知(全国)现在有40多个。但是怎么能让这些剧院都有演出?

很多地方都存在剧院不饱和、空置的现象。很多地级市、富裕地区的县级市,都有很大规模的大剧院,建筑风格都统一追求高大上,变成一个大空壳子里面摆几个空间,冬天要烧暖气,夏天要有空调,能源耗费很厉害。

新京报:在你看来,剧院建设应该是什么样的?

濮存昕:剧院建设应该是专业、实用、现代化这样一个顺序。内部装修不用奢华,可以不考虑用好的木地板、大理石。

新京报:针对当前剧院建设的现状,你有什么具体建议?

濮存昕:不要盖三楼。剧院三楼即便卖便宜票,也是对不起观众的一个位置。功能上一加三楼的设计,首先成本就上去了。而且演员在台上用原声表演才有真实性,但那么大的剧场,很多剧团演出都是带麦克风的。因为剧场大,最后一排观众看我们就是一点点,我们演员也很没有自信心,能够让他们欣赏到我们细微的表演部分。

歌剧院可以大一些,能容纳1500人就可以了,戏剧剧院应该在1000人以下,如果不是十分精彩的演出不可能都是满场。

新京报:剧院造价高,想收回成本,是不是会直接反映到票价上?

濮存昕:票价不应该太贵,剧场艺术应该承担一定的社会公益功能。城市的夜生活都是吃饭、喝酒、打牌吗?应该有文化设施的繁荣。书店、图书馆、剧场、电影院、健身房是不是有人,是一个城市品格的体现。剧场不用太豪华,但要让它门庭若市,每天晚上都有人来享受文化精神的需求。

新京报:除了话剧演出,剧院太大对其他剧种的演出有什么影响?

濮存昕:现在丝竹声也听不到了,丝竹声是手指肚磨琴的摩擦声。但因为剧场太大,没有这个耳福了。其实,对于很多地方的剧种而言,应该建设适合那个行当演出的剧场。

新京报:对于现在已经建成的大剧院,有什么方法可以把资源利用起来呢?

濮存昕:只有市场竞争,让剧场一定得有项目演。重要的还是剧院建设时应多听听意见,不是说“这个剧院是我主政的时候建的,你看它多漂亮”。不要只追求建筑美感,专业剧团、艺术家、观众说好才行。

[谈人才培养]

戏剧人才教育太早的标新立异不好

新京报:现在电视剧、电影都在跟戏剧抢夺好演员,你觉得剧团应该有什么样好的激励机制?

濮存昕:现在是一个剧团头一年报了预算,第二年要是根据创作有调整,想把这笔钱挪一下,这是不可以的。

改革就是“人”和“钱”的事,人要流动。有委员也说,打破院团体制建立起人才流动的竞争机制,全世界文化发达国家都是这样,一年一任聘,演员都是几个剧团轮流。

人一定要流动,那我们四级演员制就要打破。我们现在还是国家一级、二级演员制,要动真格的吗?那需要开很系统的会去讨论,我也不一定一说就对。慢慢来吧。

新京报:大家看人艺,看的还是你和杨立新这些“老人”,新人感觉还不能扛起大旗。你对人艺在人才培养上有什么想法?

濮存昕:我们做得很不好。和整个系统教育有关,要严格技法教学,太早的创新、标新立异不好,创新从教学上下手很麻烦。素描不画了,明暗、透视不讲究了,颜色一扔就是作品了吗?

后继有人,一定要看教育是什么。我们和学院又是两个系统,我们不可以到学院去,级别都是麻烦事,我自己又没有学历,小学六年级文化程度,不能去当副教,没有资历。京剧、戏曲、曲艺这种艺术需要师承关系,现在就没有了。学生是跟谁学的?只能说是学院里的班主任,但班主任就是按照教学大纲教。学戏应该也要学老师的为人,这是师承。

于是之老师之前说,他担心(戏剧演出)没座,当年是没座,现在老百姓有钱了,文化消费成为生活方式一部分的时候,我们又内存不足了。

新京报: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濮存昕:因为行政化太强的时候,大家会有“我给公家干活呢”这种感觉,其实应该是为自己干活。虽然客观上起着繁荣社会主义文化发展的作用,但真的是因为自己爱这行,喜欢在观众面前表演,这才是演戏的动力,你才会自己去看美展、听音乐会、读书,提高自己的基本功。但现在年轻人这个本能没有了,只知道要机会。

新京报:那在培养人才上,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濮存昕:国家话剧院院长周予援也在讲,学院和剧团合作。晚上学校就别安排课了,让学生来剧院当群众演员,剧团也缺人。但我们现在互相之间没有这种状态。其实所有话题都是减少行政化,拿艺术本身繁荣说事、拿观众对演员评价说事,不是领导说事、业绩量化指标说事。

新京报:和戏剧相比,现在的年轻人可能更多地在看网络剧,但现实是,网络剧作品的质量也参差不齐,你怎么看这些剧?

濮存昕:不能埋怨市场,我们缺失的文化太多了,戏曲和传统文化的振兴,不是给钱就行的。

★新闻内存

500座以下小剧场纳入低价票补贴

去年12月,北京市文化局惠民低价票演出补贴政策完成修订,呼声很高的500座以下小剧场首次纳入补贴范畴。这意味着,北京3000座以下符合条件的营业性演出场所全部进入补贴范围。

北京市惠民低价票政策是通过对部分低价票区域给予补贴的管理模式,引导剧场扩大低价票区域,降低演出票价。全新管理办法出台后,将在原有100元以下低价票设置达到30%以上的基础上,增加对儿童剧目100元以下低价票设置须达到40%以上的要求。此外,在原有对符合条件的一般项目每张补贴100元,大型高水平歌剧、舞剧、交响音乐会每张补贴200元的基础上,增加对500座以下小型剧场的演出项目每张补贴80元的规定。

新京报记者 刘玮


中国会重蹈日本房地产覆辙吗

最后我想告诉大家的是,日本在房地产泡沫破灭之后,正在走入第三个“失去的十年”,考虑到中国经济的竞争力和中低收入现状,我们几乎可以肯定的说,泡沫一旦破灭,中国的状况要远远比当年日本要惨烈很多。


人工智能时代99%人类成寄生者

当超过99%的岗位由人工智能完全取代之下,不是你想不想工作的问题,而是根本就无工作可干的问题。


波兰人为什么怀念共产时代?

怀旧之情强烈与否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现实生活中的地位和财富。现实越黯淡无光,过往岁月便越是难以割舍。对于声称自己怀念共产主义时代的波兰人而言,他们念兹在兹的或许并非锄头镰刀,而是那些无需感到挫败和失措的好时候。


清清白白的汤唯干干净净地脱

我平时在写作的时候,特别希望像汤唯一样能很好地把人性、人的本能,以及矛盾、困惑、误解、踌躇、摇摆、张惶、沮丧甚至亢奋,淋漓尽致地展露出来,即使露点也义无反顾。心地清白,所以脱得干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